我的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我的日历

<<  < 20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网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随意吐槽


一根围脖

传送门

部落格信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登陆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聚合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绘语卷][魁拔][兰诚]Good night and Sweet Dreams

2012-9-10 2:39:00

#兰诚# #OOC# #作者自拖#

Good night and Sweet Dreams

第七天。
无眠无休。

比起身体上的疲劳,精神上的疲惫才是更主要的。
在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可能有掩藏的视线。
因为这是一个赌局,用性命和自由做赌注。

他们在逃亡。

 

感觉脚步似乎慢了下来,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
虽然全身都裹在斗篷里,但依然有一缕红色的额发桀骜地从帽子的前沿露了出来,散射着月亮的微光。
“穿过这片树林马上就到树国了,到了再休息。”
“反正马上就要到了,又有何妨。”
他知道拗不过对方的固执。
“那就,在前面那棵大树下面休息一会吧。”

 

从光荣城出来已经有多少天了?
过度疲劳使得脑子有点混沌,一坐下,困倦感更是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上一次看到诚的睡颜是什么时候来着?兰试着在脑海里搜索着。

“兰,你睡着了么?”先开口的是阿赫琉瑟·诚。
为了避免暴露目标,他们总是尽量保持不声不响,很少交谈。
事实上,在他成功将这位娇小的同伴从他专属的刑讯室里救出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诚几乎不怎么说话。

而从虚弱中醒来后,诚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则是“你是谈了怎样的条件才让他答应这笔交易的?”
要想从狮子的嘴里抢走猎物,总是要付出点什么代价吧。而忽然意识到这“猎物”就是自己时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没什么特别的条件。……只要能活着离开龙国。”
“呵,这样么……”
此后整整两天,诚没有说过一句话。

 

“说点什么吧,比如,你为什么要救我之类的?”诚用自认为最轻松的口吻调侃了一下。
“……”兰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只是想尝试一下开始新的生活方式。”
“啧,最烦你这套了。过了这么多年也没变……”如果是当年,他早就炸毛了吧,而现在只是咋舌地笑了笑。
“好吧,那就换个话题。比如……”诚转过头来,月光透过枝叶在他脸上洒下细碎而朦胧的光斑,金色的眼睛似乎比这月光还要明亮。
“如果你不是梅龙尼卡·兰,你会做什么?”


……


子秋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碎琼卷]生如夏花

2012-8-24 21:35:00

《生如夏花》

                       ——泰戈尔

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

轻狂不知疲倦

                ——题记

1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2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3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4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


子秋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绘色卷][FF7] 裏切り者め...

2012-3-27 0:28:00

“裏切り者め……”

好久没画过帝王了,随手涂一个练习一下……

“不能面基的基友不是好基友。”

……真难过……

悲观地遥望着我们在陌生的未来渐行渐远……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


子秋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49页  3篇日志/页 转到:

 

「Bloody Call」応援中!